<tr id="sio4q"><xmp id="sio4q">
<option id="sio4q"><xmp id="sio4q">
<rt id="sio4q"></rt>
<acronym id="sio4q"></acronym>
  1. 首頁
  2. 自治區要聞
  3. 正文

新疆荒漠化治理全方位給力

【字體:

7月2日,一群白鷺在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濕地覓食。位于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兵團第七師130團采取圍欄禁牧、人工植樹、飛機播草種等方式,使沙漠自然生態環境得到進一步改善。□吳新奎攝

□制圖/新疆日報視覺中心 張 永

□本報記者/劉東萊

風卷著沙,從南北疆的荒漠戈壁上一路碾壓向東,沖向河西走廊和華北地區。蔓延!千百年來,新疆的荒漠一直在蔓延!扼殺綠色,吞噬村莊,湮沒文明,并一直對中國北方氣候產生著直接或間接的影響。

然而,自2009年至2014年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為止的五年間,新疆荒漠化面積以每年近118平方公里的速度減少。塔里木河不斷向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擴展,而每年5月左右,古爾班通古特沙漠甚至會讓人感覺是一個絢爛的花園。通過積極有效的措施,新疆的荒漠化治理已漸入佳境。

城市 荒漠化治理中的綠色堡壘

呼克公路蜿蜒游走在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南緣,經過呼圖壁、石河子,最后收尾于克拉瑪依市。這條公路串起的,是十幾個與荒漠短兵相接、貼身肉搏的城市。

事實上,2014年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顯示,新疆107.06萬平方公里的荒漠化土地面積,占全區國土總面積的64.31%。這意味著,除去阿爾泰山和天山等地廣袤的森林地帶外,新疆絕大多數城市都位于荒漠化區域。

新疆的荒漠化治理,正是從遍布天山南北的城市開始,擴展到星羅棋布的村莊,再延伸至杳無人煙的荒野。

2017年12月25日,克拉瑪依市剛出生20天的新生兒喻未晞的名字被掛在了一棵夏橡樹上,如今小家伙已經1歲多了。“她比我幸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克拉瑪依。”6月24日,喻未晞的父親喻愛林說。很多克拉瑪依人的名字里都帶著“林”“青”“森”。父母為他起名叫“喻愛林”,用意再明顯不過了。

克拉瑪依人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和理由去種樹。結婚種一棵“愛情樹”、朋友一起種棵“閨蜜樹”……他們不停賦予樹更多意義。“從2016年起,我們都會為申請的每個新生兒免費贈送一棵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樹苗,并為孩子栽培和長期養護,伴隨孩子一起成長。”克拉瑪依市萬鴻生態農業公司總經理宋洪凱說。

據不完全統計,克拉瑪依每年參加義務植樹的市民達14萬人次,樹木成活率85%以上。2012年,這座城市全面啟動“大綠化”工程,5年綠化建設面積7.4萬畝,相當于過去50年綠化面積的總和。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數據顯示,克拉瑪依市荒漠化重度和極重度面積占全市土地面積的12.6%。而在克拉瑪依建市之初,這一比例是100%。

2017年,克拉瑪依市全面啟動實施荒漠生態建設規劃,開始用人工干預、圍欄封育、退牧還林等方式,在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外圍和白堿灘區外圍荒漠區域構建“環城市外圍生態圈”。兩年間,僅封沙育林面積就超過4.4萬畝。

如今,數不盡的梭梭、紅柳等荒漠植物正在與這座城市一起成長。從克拉瑪依往烏魯木齊方向,沿線各縣市范圍內的荒漠化程度都在減緩。看似不可阻擋的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實際處處受堵。而與克拉瑪依隔天山相望的阿克蘇市早已成為國家森林城市,如今阿克蘇地區森林面積達1794萬畝,城市綠化覆蓋率達35.46%。

荒野 自然恢復催生的勃勃生機

荒野是獨特的生態系統。新疆的戈壁荒漠上,跳鼠在月色下窸窣前行,紅隼如閃電般撲向獵物,梭梭在鹽堿地上靜默佇立……

遙想3000年前,周文王曾告誡武王:“山林非時,不升斤斧,以成草木之長;川澤非時,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3000年后的今天,新疆不僅嚴格執行《防沙治沙法》《森林法》《草原法》等環保法律,還立足實際出臺一系列政策,全面實施天然林、天然草原保護。正因如此,當城市綠色向周邊流動時,人類除保留必要的活動外,大規模退出荒野深處,將廣闊的空間留給那里的野生動植物。

自2013年底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補助試點項目實施以來,新疆累計設立封禁保護區38個,封禁保護沙化土地面積48.72萬公頃。“十三五”以來,新疆新增20個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新增保護面積23.1萬公頃。

同時,新疆對生態脆弱的草場實施禁牧、限牧政策,全面保護天然草場。以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讓荒野生態系統滋生越來越充分的自我恢復能力。

在輪臺縣國家級公益林解放渠管護站,護林員王香保已待了18年。“現在各方面條件都好了,”王香保說,“更重要的是,大的層面對塔里木河流域的管理更嚴格。我現在巡林很難再看到耕地了。”

塔河流域,胡楊林內昔日的棉田正陸續消失。僅2018年至今,塔河流域就退出耕地24.6萬畝。以塔里木河為代表,新疆的大小河流流域內,亂開濫墾現象得到明顯遏制,日漸充沛的河水不斷滋潤著周邊的荒漠。

綠化 科技支撐下的治理手段

新疆的荒漠化治理,經歷了從防守到反擊的艱苦歷程。首先阻擋住荒漠化腳步的,便是三北防護林工程。41年來,正是以三北防護林工程建設為重點,以農田防護林、大型防風固沙基干林帶和天然荒漠林為主體,在“以水定林”的前提下,綠洲面積持續擴大。截至目前,新疆人工綠洲面積已達6.2萬平方公里,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增長了近5倍。

綠洲環繞著天山南北的荒漠,遏制了它前進的步伐。緊接著,人們開始探索將荒漠化治理與經濟社會發展統籌起來的方法,“退耕還林”凸顯出了重要價值。

“截至2018年底,20年間,新疆完成退耕還林工程建設總任務1761.83萬畝,做到了在縮減沙化耕地面積的同時增加了林木總量,”6月30日,自治區退耕還林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鄭海龍說,“2015年開始的新一輪退耕還林工程,將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更加有機地結合起來。如今林果業已成為南疆農民增收的支柱性產業。”

依托綠洲立足之后,人們逐步向沙漠要效益。通過多年持續努力,鄯善縣成功將縣域內的庫木塔格沙漠的邊緣界限固定下來,在此基礎上,庫木塔格國家沙漠公園成為新疆旅游的招牌景點之一,2018年游客數量突破60萬人次。而如今新疆已擁有國家沙漠公園27個(不含兵團),數量為全國之最。

包含沙漠在內的荒漠地區,不斷成為新技術的應用和推廣之地。

在和田縣英阿瓦提鄉和諧新村旁邊的和田縣農業科技園內,3000畝沙地長滿了狼尾草等40多種植物。

“短短幾個月,村子旁邊的沙漠就變成綠地了,”和諧新村22歲的村民麥麗克·吐遜江說,“我感覺像做夢一樣,科技太厲害了!”

“這是‘沙漠土壤化’快速生態恢復項目。”重慶交通大學和田沙漠土壤化項目試驗基地團隊成員谷建義說。該項目使用具有黏性的特殊材料混合沙子,讓其具有土壤的力學特性,進而具備存儲水分、養分和滋生微生物的能力,成為植物生長的良好載體。

而在這之前,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防沙治沙團隊已連續7年,向非洲的毛里塔尼亞輸出塔克拉瑪干沙漠治理的經驗和成果。

“新疆在幾十年的荒漠化治理過程中,探索建立了政府主導與民眾參與相結合,人工治理與自然修復相結合,法律約束與政策激勵相結合,治理生態與改善民生相結合的荒漠化治理體系。”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處處長吐爾遜·托乎提說。

一切都未停步,歷史何其相似。2000多年前,張騫“鑿空”西域,絲綢之路由此誕生,中國商品和文化同西方開始了綿延至今的交流。今天,生態意義上的“鑿空”之舉正在進行,新疆作為中國荒漠化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正向世界源源不斷提供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方案。

開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

主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辦公廳

承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電子政務辦公室

地址: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30號 新ICP備05001907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6501000002


  1. 首頁
  2. 自治區要聞
  3. 正文

新疆荒漠化治理全方位給力


7月2日,一群白鷺在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濕地覓食。位于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兵團第七師130團采取圍欄禁牧、人工植樹、飛機播草種等方式,使沙漠自然生態環境得到進一步改善。□吳新奎攝

□制圖/新疆日報視覺中心 張 永

□本報記者/劉東萊

風卷著沙,從南北疆的荒漠戈壁上一路碾壓向東,沖向河西走廊和華北地區。蔓延!千百年來,新疆的荒漠一直在蔓延!扼殺綠色,吞噬村莊,湮沒文明,并一直對中國北方氣候產生著直接或間接的影響。

然而,自2009年至2014年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為止的五年間,新疆荒漠化面積以每年近118平方公里的速度減少。塔里木河不斷向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擴展,而每年5月左右,古爾班通古特沙漠甚至會讓人感覺是一個絢爛的花園。通過積極有效的措施,新疆的荒漠化治理已漸入佳境。

城市 荒漠化治理中的綠色堡壘

呼克公路蜿蜒游走在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南緣,經過呼圖壁、石河子,最后收尾于克拉瑪依市。這條公路串起的,是十幾個與荒漠短兵相接、貼身肉搏的城市。

事實上,2014年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顯示,新疆107.06萬平方公里的荒漠化土地面積,占全區國土總面積的64.31%。這意味著,除去阿爾泰山和天山等地廣袤的森林地帶外,新疆絕大多數城市都位于荒漠化區域。

新疆的荒漠化治理,正是從遍布天山南北的城市開始,擴展到星羅棋布的村莊,再延伸至杳無人煙的荒野。

2017年12月25日,克拉瑪依市剛出生20天的新生兒喻未晞的名字被掛在了一棵夏橡樹上,如今小家伙已經1歲多了。“她比我幸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克拉瑪依。”6月24日,喻未晞的父親喻愛林說。很多克拉瑪依人的名字里都帶著“林”“青”“森”。父母為他起名叫“喻愛林”,用意再明顯不過了。

克拉瑪依人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和理由去種樹。結婚種一棵“愛情樹”、朋友一起種棵“閨蜜樹”……他們不停賦予樹更多意義。“從2016年起,我們都會為申請的每個新生兒免費贈送一棵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樹苗,并為孩子栽培和長期養護,伴隨孩子一起成長。”克拉瑪依市萬鴻生態農業公司總經理宋洪凱說。

據不完全統計,克拉瑪依每年參加義務植樹的市民達14萬人次,樹木成活率85%以上。2012年,這座城市全面啟動“大綠化”工程,5年綠化建設面積7.4萬畝,相當于過去50年綠化面積的總和。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數據顯示,克拉瑪依市荒漠化重度和極重度面積占全市土地面積的12.6%。而在克拉瑪依建市之初,這一比例是100%。

2017年,克拉瑪依市全面啟動實施荒漠生態建設規劃,開始用人工干預、圍欄封育、退牧還林等方式,在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外圍和白堿灘區外圍荒漠區域構建“環城市外圍生態圈”。兩年間,僅封沙育林面積就超過4.4萬畝。

如今,數不盡的梭梭、紅柳等荒漠植物正在與這座城市一起成長。從克拉瑪依往烏魯木齊方向,沿線各縣市范圍內的荒漠化程度都在減緩。看似不可阻擋的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實際處處受堵。而與克拉瑪依隔天山相望的阿克蘇市早已成為國家森林城市,如今阿克蘇地區森林面積達1794萬畝,城市綠化覆蓋率達35.46%。

荒野 自然恢復催生的勃勃生機

荒野是獨特的生態系統。新疆的戈壁荒漠上,跳鼠在月色下窸窣前行,紅隼如閃電般撲向獵物,梭梭在鹽堿地上靜默佇立……

遙想3000年前,周文王曾告誡武王:“山林非時,不升斤斧,以成草木之長;川澤非時,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3000年后的今天,新疆不僅嚴格執行《防沙治沙法》《森林法》《草原法》等環保法律,還立足實際出臺一系列政策,全面實施天然林、天然草原保護。正因如此,當城市綠色向周邊流動時,人類除保留必要的活動外,大規模退出荒野深處,將廣闊的空間留給那里的野生動植物。

自2013年底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補助試點項目實施以來,新疆累計設立封禁保護區38個,封禁保護沙化土地面積48.72萬公頃。“十三五”以來,新疆新增20個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新增保護面積23.1萬公頃。

同時,新疆對生態脆弱的草場實施禁牧、限牧政策,全面保護天然草場。以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讓荒野生態系統滋生越來越充分的自我恢復能力。

在輪臺縣國家級公益林解放渠管護站,護林員王香保已待了18年。“現在各方面條件都好了,”王香保說,“更重要的是,大的層面對塔里木河流域的管理更嚴格。我現在巡林很難再看到耕地了。”

塔河流域,胡楊林內昔日的棉田正陸續消失。僅2018年至今,塔河流域就退出耕地24.6萬畝。以塔里木河為代表,新疆的大小河流流域內,亂開濫墾現象得到明顯遏制,日漸充沛的河水不斷滋潤著周邊的荒漠。

綠化 科技支撐下的治理手段

新疆的荒漠化治理,經歷了從防守到反擊的艱苦歷程。首先阻擋住荒漠化腳步的,便是三北防護林工程。41年來,正是以三北防護林工程建設為重點,以農田防護林、大型防風固沙基干林帶和天然荒漠林為主體,在“以水定林”的前提下,綠洲面積持續擴大。截至目前,新疆人工綠洲面積已達6.2萬平方公里,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增長了近5倍。

綠洲環繞著天山南北的荒漠,遏制了它前進的步伐。緊接著,人們開始探索將荒漠化治理與經濟社會發展統籌起來的方法,“退耕還林”凸顯出了重要價值。

“截至2018年底,20年間,新疆完成退耕還林工程建設總任務1761.83萬畝,做到了在縮減沙化耕地面積的同時增加了林木總量,”6月30日,自治區退耕還林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鄭海龍說,“2015年開始的新一輪退耕還林工程,將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更加有機地結合起來。如今林果業已成為南疆農民增收的支柱性產業。”

依托綠洲立足之后,人們逐步向沙漠要效益。通過多年持續努力,鄯善縣成功將縣域內的庫木塔格沙漠的邊緣界限固定下來,在此基礎上,庫木塔格國家沙漠公園成為新疆旅游的招牌景點之一,2018年游客數量突破60萬人次。而如今新疆已擁有國家沙漠公園27個(不含兵團),數量為全國之最。

包含沙漠在內的荒漠地區,不斷成為新技術的應用和推廣之地。

在和田縣英阿瓦提鄉和諧新村旁邊的和田縣農業科技園內,3000畝沙地長滿了狼尾草等40多種植物。

“短短幾個月,村子旁邊的沙漠就變成綠地了,”和諧新村22歲的村民麥麗克·吐遜江說,“我感覺像做夢一樣,科技太厲害了!”

“這是‘沙漠土壤化’快速生態恢復項目。”重慶交通大學和田沙漠土壤化項目試驗基地團隊成員谷建義說。該項目使用具有黏性的特殊材料混合沙子,讓其具有土壤的力學特性,進而具備存儲水分、養分和滋生微生物的能力,成為植物生長的良好載體。

而在這之前,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防沙治沙團隊已連續7年,向非洲的毛里塔尼亞輸出塔克拉瑪干沙漠治理的經驗和成果。

“新疆在幾十年的荒漠化治理過程中,探索建立了政府主導與民眾參與相結合,人工治理與自然修復相結合,法律約束與政策激勵相結合,治理生態與改善民生相結合的荒漠化治理體系。”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處處長吐爾遜·托乎提說。

一切都未停步,歷史何其相似。2000多年前,張騫“鑿空”西域,絲綢之路由此誕生,中國商品和文化同西方開始了綿延至今的交流。今天,生態意義上的“鑿空”之舉正在進行,新疆作為中國荒漠化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正向世界源源不斷提供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方案。

開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

主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辦公廳

承辦: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電子政務辦公室

地址: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30號 新ICP備05001907號

久久色久久_在线偷拍网自拍区_色无极影院亚洲专区